当前位置:忻州市忻府区长博养殖场搞笑为人民服务
为人民服务
2022-10-02

1.傻子小服

王忠发是个退休的厨子,妻子早逝,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城工作。不久前,王忠发去儿子那里走了一趟,发现儿子的薪水虽然不低,可生活仍然很艰辛,于是他打消了养老的念头,在西街上租了个铺面,准备开家小饭馆补贴儿子。

这天,王忠骑着三轮车从装修材料市场拉回了一车材料。到西街口那段小斜坡时,骑不动了,他正准备停下喘口气,忽然从边上冲来一个小伙子,二话不说就帮他推起车来。他赶紧借力一口气骑上坡顶,然后对小伙子说:“辛苦了小兄弟,谢谢啊。”

小伙子右胳膊一抬,啪一声敬了个礼,说:“为人民服务。”说着,他转身就走了。原来是个当兵的,王忠发挺感动,冲着他的背影又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回到店里后,王忠发跟装修工人说起了这事。没想到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,工头老张说:“王老板,你刚来西街不知道,那小伙子是个傻子。”

老张说那傻子是几个月前出现在西街的,谁也不知道他从哪来,叫什么。从外表看,他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,可有一样与众不同,他特别爱做好事,每天都游走在大街小巷上寻找做好事的机会。因为他爱说“为人民服务”这句话,大家都管他叫“小服”。

“以后你拉材料就把他带去吧,他虽然是个傻子,可干活肯出力,而且不用给工钱。”老张笑哈哈地说。

王忠发心里直感叹,挺好的一小伙居然是个傻子。第二天,王忠发又去批发市场拉材料。路上,他看到小服,就过去对他说:“小服同志,有一项光荣而艰苦的任务需要你完成,有没有信心?”小服眼睛一亮,腰板一挺,斩钉截铁地说:“为人民服务。”

“那行,上车吧。”

就这样,王忠发得到了一个毫无怨言的帮手。

忙了一天,两人都累坏了。王忠发过意不去,拿了五十块钱给小服当报酬。小服却不接,只眼巴巴地望着他,像在期待什么。他突然明白过来,严肃地说:“小服同志,今天的任务完成得不错,辛苦了。”

小服一听这话,立马敬了个礼,说:“为人民服务。”说着,他钱也不要,乐呵呵地转身就走了。

很快,王忠发的小饭馆就开始经营了。出乎意料的,生意居然一下子火了。原来,西街这一带过去只有一家叫“喜客来”的小饭馆,名声不大好,大家都传说它用的是地沟油和劣质食材,只不过过去大家没得选。现在王忠发的店一开出来,大家自然都到他这来了。

有熟客提醒王忠发,要他小心“喜客来”捣鬼。事实上,之前西街也开过几家小饭馆,但都被“喜客来”排挤走了。王忠发有些不以为然,天下生意天下人做,谁能垄断得了?再说了,自己规规矩矩做生意,别人想捣鬼也不容易。

2.万般无奈

生意一忙,王忠发就准备请个帮手,只是找了好几个人,都不是很满意。这天,老张过来玩,王忠发请他帮自己物色一个知根知底的帮手。

老张为难地说:“现在的人眼睛都是往上长的,你开的那点钱请不到什么合适的人。”突然,他像想到了什么,一拍脑袋,“干脆,你请小服啊。他虽然是傻子,可干起活来你是知道的,认真,而且不用工钱,管饭就行了。”

王忠发一愣,虽然他经常给小服吃的用的,可那只是出于同情,真要收留他干活,这也太……但仔细一想,老张这话也有道理,小服傻是傻,可不疯,收拾一下不比正常人差多少,这样也免得他流落街头受人欺负了。

这么一想,王忠发就找到小服,对他说:“小服同志,有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需要交给你,有没有信心?”小服一听有任务,眼睛都亮了,啪一声敬个礼,说: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就这样,小服在王忠发这儿落了脚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教导,小服已经完全可以胜任跑堂的角色了。王忠发不仅给他开了一个月一千块的工资,还让他吃住在店里。客人们了解情况后,都感慨王忠发厚道。

这天中午,客人很多。王忠发在厨房里忙活着,却不见小服来端菜,出去一看,也没见到人,估计是去哪玩了。等忙过这一阵后,小服步履蹒跚地回来了。

王忠发赶紧问他去哪了,突然,一股恶臭扑鼻而来,跟着他瞠目结舌地看到,小服的整个裤裆全湿了。正在吃饭的人回过神来,纷纷跑到门外,狂吐不已。王忠发怒不可遏,喝道:“小服,你在干什么?”

小服张了张嘴,还没出声,就捂着肚子在地上痛苦地打起滚来。

大伙正惊讶时,老张路过门口,他夸张地叫道:“哎,小服这是怎么了,不会中毒了吧?王老板,你这儿的饭菜够霸道的啊,把小服这种吃百家饭的人都吃坏了肚子。”

这一说,客人们都紧张起来,有人大声骂道:“他妈的,这店用的肯定是地沟油。”王忠发赶紧辩解说:“我做生意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,不可能像别人那样用地沟油和劣质食材。”

老张冷笑说:“你说的别人是指喜客来吧?瞎扯,我的饭店从来都是合法经营的,不信的话,我这就打电话让工商局的人来查。”说着,他真的拿出了手机。

什么?老张是喜客来的老板?王忠发顿时蒙住了。

很快,工商局的人在王忠发的厨房里找到了一包巴豆粉。天知道它是怎么跑到厨房去的。同时,医院证实小服是服了巴豆才引起的腹泻。而工商在查喜客来时,它却不存在任何违规之处。

王忠发这才明白自己中了老张的计。一开始老张诱导他收留小服,又趁他不注意,把巴豆粉放进了他的厨房,随后,又在他生意最好的时候,把小服骗出去,让他吃下掺有巴豆粉的食物,同时将自己的厨房里换上合格的食材,并叫来工商。如此,老张不仅成功地让大家相信了王忠发是个阴险卑鄙的小人,还顺带着为喜客来做了免费宣传。

小服毕竟是傻子,对他再怎么好,他也不知道护主。最后,王忠发不得不掏了一大笔罚款。名声臭了,生意是没法继续了,他万般无奈地开始考虑关门了。

3.复杂人性

这天夜里,王忠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,一抬头,见小服正缩着脖子站在门口,估计是来找做好事的机会的。他叹了口气,把小服叫进来,又拿出饭菜,说:“小服,把它吃了吧。”小服一敬礼,说:“为人民服务。”

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,王忠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,如果自己关门了,小服只怕就再难吃到热饭了。算了,还是让他继续待在这吧,什么时候把店盘出去,什么时候再说。

这样过了一个多月,店还没盘出去,每天却有不知情的客人上门,总不能把他们赶出去吧,王忠发不得不像过去一样,每天早上都去市场买新鲜菜蔬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心态也是宽容的,渐渐的,店里的收支也能平衡了。

这天夜里忙过之后,王忠发和小服正准备关门,这时,几个客人走进来,一开口就让他把最好的酒菜端上来。王忠发见他们个个面露凶相,知道不是善茬,赔笑说:“实在不好意思,小店打烊了。”其中一个大高个看来是头,眼一瞪,说:“就是打烊了,你也得给我重新生火。”

无奈,王忠发只得生火上灶。酒菜上桌后,这几个人要么嫌菜难吃,要么嫌酒淡了,叮叮当当地胡闹了一通。好容易伺候他们吃完,没想到他们账也不结就要拍屁股走人。王忠发赶紧上前说:“各位,咱们把账结一下吧。”

那大高个冷笑说:“结账?笑话,我不砸了你这店算对得起你了。你呀也别怪我们,哥几个收钱办事而已,你什么时候走人,这事什么时候算完。”

王忠发顿时明白了,这些人肯定是老张请来的。老张一心要逼自己走,没想到自己不但没走,生意还有好转,于是又出这种下三滥的招了。可尽管如此,王忠发却想不出解决的办法,这种混混就是报警也没用,那只能让他们更频繁地骚扰自己。

无奈,王忠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了,回过头来,发现小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。看来,他是被这几个凶神恶煞一般的人吓跑了。

第二天一早,王忠发刚起床,片区派出所的所长就带了几个警察找来了。所长问他认不认识小服,得到肯定后,又带他去了医院。

医院中,小服的脑袋上扎了厚厚的一圈纱布。看到王忠发,他把紧攥的手掌打开,里面是几张捏成一团的钱。王忠发不由一愣,说:“你……昨晚你出去找他们要钱了?”小服咧嘴一笑,右手虚抬,敬了个礼,说:“为人民服务。”

这时,所长走过来,把王忠发拉到门外,说:“昨晚我们巡警发现他正在跟几个大汉打架。那些人已经交代,是受了喜客来老板的指使到你那里去捣乱的。这一点估计你也猜到了。但有一点你肯定没想到,我们在处理这起案子时,意外发现了小服的真实身份。他的真名叫胡强,抢劫惯犯,在警方的一次追捕中头部受伤失忆,流浪到西街后,被你收留了。”

王忠发顿时瞠目结舌,半天才回过神来,问:“那他……你们会把他怎么样?”所长说:“当然是法办。不过他现在这样子,法庭应该会考虑的。”

不久,小服被判刑后保外就医。而喜客来在一次工商的突击检查中,发现大量违规之处,被吊销了营业执照。

王忠发始终没想明白,老张一副老好人的模样,身体里却藏着一个阴险卑鄙的小人;邪恶的小服,内心里为什么又那么渴望做个好人呢?人性真是令人困惑啊!

(责编/方红艳 插图/陆小弟)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